名家專欄

famous column

對話紫砂大師徐秀棠:我不“稱王稱霸”

2016/12/13 16:28:35 已訪問:

自在自說:

2014年9月,由文化部主編的《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全集·徐秀棠卷》將在京首發,徐秀棠的40多件代表作也將隨之赴京展出。隨后,揚子晚報記者趕赴宜興,專訪這位77歲的工藝美術大師。

  這本全景再現大師生平事跡和藝術成就的書,是否可以代表徐秀棠的一生?謙和的老人告訴記者:可以了。但他的弟子卻搖頭:還不夠。短短兩小時專訪,給人異常豐富的感受。從他的作品中,你可以感受他的智慧從他“敢吃螃蟹”的幾次膽大妄為中,你又能感受到他的勇氣;從他拒絕炒作和對紫砂人才培養的呼吁中,你又能感到他的無私……最后,他把“樂壽康寧”四字送給揚子晚報百萬讀者,因為這四字可代表人生追求。

  螃蟹龜鱉可以亂真

  這真的是紫砂做的嗎?

  參觀收藏徐秀棠代表作的陶莊陳列室,是一頓美不勝收的文化大餐。這里面,有生動的民間傳說如“始陶異僧”,有對儒道釋諸家的精彩詮釋如“坐八怪”,有對中國文化人格的表現比如“一身正氣”、“兩袖清風”,有宏大的歷史文化主題“套餐”比如“丙寅大吉”……還有活色生香的時尚女子,更有可以亂真的螃蟹魚鱉……紫砂,竟然可以有這樣豐富的顏色和表現力?

  記者:我在您的展館,看到螃蟹、龜鱉也能用紫砂表現得栩栩如生,真是嘆為觀止。

  徐秀棠:這是因為把紫砂材質的優勢很好地發揮了出來。事實上有這種紫砂顏色,有的就像皮革的顏色,有的就像女人的膚色,有的就像時尚服裝的顏色。我做了難度最大的,就是活物,螃蟹、龜鱉,“不朽的生命”,我覺得這名字取得特別好,這個過程中泥色要不停配試,最后燒制出亂真的顏色。

  記者:是怎么想到的呢?

  徐秀棠:是有靈感的。一般早晨四點五點,醒了以后,想不到的東西會從腦子里出來。這個好像真的是一種天分,所以人的成功有大半是父母給的。我經常開玩笑說,自己在娘的肚子里就吃紫砂飯了。我的外祖父邵步云和外曾祖父邵甫亭都是紫砂名手,我母親的六個兄弟大多是紫砂制壺高手。我們兄弟幾個,從小就跟在做紫砂的母親身邊,一不留神就把紫砂泥往嘴里送,真是吃紫砂飯長大的。我父親的文化素養較高,對書畫、紫砂壺藝都有很高的欣賞力,他們給了我這樣的天分。

記者:您的作品,總是能讓人感受到特別濃厚的傳統文化底蘊,每一件都能讓人回味無窮。

  徐秀棠:對于中國傳統文化,是必須要下點功夫的。搞工藝美術,不能師傅教什么你就做什么,必須要把老題材跟現代理念結合起來。比如鐘馗,很老的題材,也是中國傳統文化,你怎么去表現?還有“龍生九子”,你怎么去組合,怎樣把現代理念和傳統手法結合起來,都是需要琢磨的。

  記者“丙寅大吉”這樣的題材,真了不起。

  徐秀棠:丙寅大吉是1986年為參加全國陶瓷評比的大“工程”。參加同類產品評比,一要能一下子吸住評委的眼睛;二要經得起細看具有真東西。我想的是把雕塑茶壺有機的組合在一起,以雕塑作架座上面陳列茶壺,主題茶壺是以虎形體現“寅”,以魚尾體現“丙”的“丙寅壺”,結果真的得了一等獎,而且評分總在一、二名。

  我的任何一件作品,從來不是一個版本的重復。例如做幾百個人物頭面每一個都不一樣,是有感而作,不是故技重操。

  敢于“吃螃蟹”

  但只掙自己該掙的錢

  占地30畝的“長樂陶莊”,從門口“唯吾知足”四字融成一個字的巧思,到復原龍窯的文化原貌,到歷代紫砂大師的形貌刻畫……紫砂文化,在此活化成一種美好生活與文化情懷。你想象不到,面前這個時時展開溫和笑容的老人,會有這樣的魄力與決斷力。早在1987年,他50周歲的時候,便沖破體制束縛,轉到鄉鎮企業的紫砂二廠,建立了雕塑分廠,從計劃經濟轉到了市場經濟的舞臺上來。

  記者“長樂陶莊”實在太美了。這個,投資很大嗎?

  徐秀棠:比較早了,1995年底的事情。那時候投資還不算太大。我走到今天,很多時候都是“第一個吃螃蟹”的,敢于嘗試,有時壓力確實挺大的,離開紫砂廠,是第一個;買地蓋陶莊,我是第一個;都是走在社會發展前列。現在是經濟社會、多元化社會,有的人為了資本積累凡能掙的錢都掙,我屬于該掙的錢就掙,不該掙的錢不掙。

  記者:現在紫砂熱得發瘋,也是因為投資能獲益吧。收藏這么熱,對紫砂愛好者有什么建議嗎?

  徐秀棠:收藏者、投資者對作者要有了解,他到底在干什么,他的藝術成就在哪里,他作品的來歷,等等,這是最基本的。對愛好者而言,不要操之過急,不要偏聽偏信。要理智地理解紫砂的共性和個性。

  記者:有人炒紫砂泥,聽說有人囤了很多,宜興的紫砂泥要被挖光了?

  徐秀棠:紫砂泥是原材料,是通過手工工藝才體現出它的工藝、藝術價值,絕不能與田黃、雞血石那樣的材質相提并論。市場上做紫砂的泥有幾百元一斤的,也有幾角一斤的,上下百倍,差的泥料做普通低價的商品壺,好的泥只有名家們用得起,而名家們做壺數量有限,當前出礦的好泥,各練泥廠及名家們都有囤積,據不久前的勘探報告,紫砂泥估算探明儲量和保有儲量有90余萬噸之多。所以,一兩百年里都不缺紫砂好泥。當然也會有用完的一天,如石油、煤炭及各種礦藏一樣。請放心,一時間里紫砂泥是不會枯竭的。

  紫砂傳承

  宜興要有自己的紫砂(陶瓷)本科院校

  采訪期間,無錫工藝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何祖偉、院長丁泗也在現場巧遇。幾位藝術知音不禁談起了他們共同的“宜興夢”,作為大學教授之鄉、大學校長之鄉的宜興,紫砂(陶瓷)教育和人才的培養也應該提高品位、上升層次。徐秀棠深情地說,他自己經過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進修后,感到理論指導下的再實踐,是一種質的飛躍。因此,宜興紫砂(陶瓷)工藝要傳承、要發展,都應該在人才教育與培養上做文章。宜興要有自己的紫砂(陶瓷)本科教育專業,宜興要有自己的紫砂(陶瓷)專業本科院校。徐秀棠說,幾年前他就在宜興市政府的座談會上呼吁了,他覺得大家都要解放思想,“這不僅對宜興、對江蘇長遠發展是好事,對中國千年紫砂工藝的傳承與發展,都是具有戰略意義的大事”。

記者:您還在幾所高校兼做客座教授,在人才培養方面,又有什么意見呢?

  徐秀棠:早幾年我就呼吁了,宜興應該有紫砂(陶瓷)的本科院校。宜興的院校如果能升級提檔,對宜興的長遠發展也是有好處的,有關方面應該多做些工作。

  在具體的人才培養上,我還是比較強調基層的實踐。紫砂本科生應該有一個“從學徒到大學生”的過程,有了基層的實踐再去深造,最后再回到這個行業,會提高紫砂整體的層次。像我們一代的藝人,都是從底層摸爬滾打上來,從小就受到紫砂文化的影響。紫砂陶藝怎么傳承發展,陶藝如何進一步現代化,都有賴于高層次人才的培養。

  記者:您還寫了這么多紫砂的書籍,對于紫砂文化的傳承也是影響深遠的。

  徐秀棠:在紫砂文化的傳承方面,我是盡力在做工作,比如編《宜興紫砂》。現在總覺得我們業內潛心紫砂文化研究的人還少了些。

  現在有時間就整理些資料,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,我不太在乎什么名、利。也沒興趣爭奪第一,人想通了這些一切都順暢了。你要能有一點讓人家可以記住你的東西,留下些作品、書籍,這就是人生最大的價值。

  我不喜歡那些炒作自己的人,我也不看權貴的臉色,我覺得中庸之道才好,我不稱王稱霸。我一直把自己放在一個手工業者的位置,是個“陶心泥手”、“摶泥得食”的藝人,我覺得自己沒有狂妄的本錢,我不狂言,也不妄為。

  記者:跟您交談,有很多人生的感悟,還有人生在世的一種境界。

徐秀棠:其實現在,“樂壽康寧”很重要,以前總說“福祿壽”,其實有多少錢又有什么意義。健康最重要,平安喜樂最重要。現在是個多元化的社會,我不去評價別人怎么樣,自己可做該做而又能做的事。你看門口我寫的那幅字,南懷瑾先生句“佛為心,道為骨,儒為表,大度看世界;技在手,能在身,思在腦,從容過生活。”這也算我近期的人生感悟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章來源:自在自說(zizaizishuo)

 

工作時間: 8:45-17:30

大豆期货走势分析
黑龙江时时不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 人工时时彩在线计划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租 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体彩官网首页 黑龙江时时视频 湖北快三500开奖结果 免费老时时票软件 内蒙快三每天几点开始